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
  • 今天是:
  当前位置:bwin必赢国际 >> www.516.net >> 媒体报道 >> 查看资讯
第一财经日报:央行1.5万亿PSL:相当于两次降准
编辑:  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  发表时间:2015-6-2 14:12:34  点击:1586

PSL(抵押补充贷款)又来了,这回来了1.5万亿,利率还比去年低了很多。

61日,有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:“中国央行近期针对特定银行进行了PSL操作,以提供基础货币,同时调降本次PSL利率至3.1%,以进一步支撑实体经济发展,但未透露具体操作规模。”此前,有媒体报道称,新一轮PSL期限可能为3~5年,规模可能扩至1.5万亿元以上。

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采访发现,对于此次PSL传闻,业内普遍认为“合理,符合预期”:一方面,政府可以通过国开行进行拟财政支撑,无需大幅提高财政赤字,或依靠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从商业银行借贷;另一方面,央行可以通过对国开行定向注入流动性来为拉动经济增长、促进再平衡的重点项目提供信贷支撑,不必像2009年那样大幅降准和降息。

利率逼近国债

所谓PSL,是指中央银行以抵押方式向商业银行发放贷款,合格抵押品可能包括高信用评级的债券类资产及优质信贷资产等,其亦是一种基础货币投放工具。

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曾于20147月获得信息,1万亿元PSL贷款在20144月份通过“同业往来”从央行“转移”到国开行,有消息人士称,去年PSL的利率是4.5%,期限为三年。今年5月初,有媒体报道称,新一轮PSL的期限可能为3~5年,规模可能扩大至1.5万亿元以上。

最新数据显示,三年期国债利率约为2.92%,若传闻所述“本轮PSL利率调降至3.1%”属实,那本轮PSL的利率已逼近国债。分析师普遍认为“这体现了监管层降低融资成本的决心”。

“应该有引导资金利率下调的考虑,和定向正回购下调利率是同样的调控意图。”华夏银行(600015,股吧)发展研究部战略室负责人杨驰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称。

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员李奇霖对此向本报记者分析称,资金利率下行太多,一方面央行要考虑银行在市场融入资金的成本,资金价格定太高,银行不接受;另一方面要考虑经济状况,当前实体资本回报率不高,PSL要发挥稳增长作用,资金利率必须降下来。

“近期利率债长端出现调整,主要源于对大量地方债供给挤出需求和货币政策转向的担忧。”海通证券(600837,股吧)宏观债券分析师姜超称,央行此番PSL操作一方面可提供长期流动性、增加银行配债资金并延长资产久期,一方面可以稳定长端利率预期,维持10年国开债利率区间3.6%~4.1%的判断。

地方债质押或有戏

本次PSL引发了市场对地方债可进入央行货币政策工具进行质押的讨论。

58日,财政部、央行和银监会三部委联合下发《关于2015年采用定向承销方式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有关事宜的通知》,以及《2015年采取定向承销方式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操作流程》,将地方债纳入中央国库现金管理和试点地区地方国库现金管理的抵()押品范围,纳入央行常备借贷便利(SLF)、中期借贷便利(MLF)、抵押补充贷款(PSL)的抵()押品范围,纳入商业银行质押贷款的抵()押品范围,并按照规定在交易场所开展回购交易。

“央行已经将地方债纳入PSL抵押品框架,不排除银行可以通过PSL将地方债抵押给央行,换取流动性。”针对本次PSL,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员李奇霖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道。

华创证券宏观研究主管钟正生则向本报记者表示:“目前还看不到货币政策转向的触发条件(外部是汇率,内部是通胀)。因此,这些举措只是央行在流动性管理上的调节,既可能是为了给地方债置换做铺垫,也可能是为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做改进。这也折射出常规货币政策,即降准和降息的约束在凸显。”

第一财经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单景辉的观点更为谨慎,他向本报记者表示,PSL操作意在提供基础货币,可视作为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,定向提供流动性,同时央行可以通过PSL来引导中期利率,“理论上地方债可以纳入本轮PSL,但是否使用,是否本次PSL是针对银行持有地方债的定向发钱,这个需要进一步消息确认。”

针对本轮PSL,也有观点认为扩大发放PSL规模无法避免杠杆率攀升。

瑞银证券认为,国开行发放的贷款依然是贷款,与一般贷款的区别仅是成本较低,债务负担更可持续。除非央行通过其他渠道调整流动性投放规模,保持稳定的货币供给,或者通过控制贷款额度保持稳定的信贷增长,收紧“影子银行”监管或继续动用贷存比的限制,否则基础货币增速加快仍会推动银行放贷加速增长。但考虑到现阶段货币政策的首要任务仍是避免货币条件被动收紧,短期内超额宽松一些并无不可。

“不过监管当局也在双管齐下,一方面通过PSL引导融资成本下行,一方面用地方债务置换的方式来降低企业杠杆率。”杨驰针对瑞银观点如是说。

“此轮PSL相当于两次降准”

去年初,央行逐步退出常态式外汇干预,业界普遍预计,外汇占款低增长将会是常态,以往作为重要基础货币投放渠道的外汇占款的角色正在改变。市场普遍认为,PSL等新型货币工具正是央行未来对基础货币投放的主要渠道。

央行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仍然为负增长,截至4月末,其余额为26.77万亿元,较上月减少459.42亿元。今年以来,央行口径的外汇占款除了1月份小幅增长外,234月份均为负增长。

“外汇占款对基础货币投放量减少,基础缺口亟须补充。”李奇霖称,PSL属长线资金,一方面可以补充外汇占款留下的基础货币缺口,另一方面可降低特定领域(过去经济发展薄弱环节)的融资成本。

另有机构表示,为国开行提供1.5万亿元PSL的效果,相当于降准两次以上,可以有效补充当前受制于外汇流出的基础货币供给。

钟正生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称,本次PSL若属实,实际是打了一套“政策组合拳”。先有定向正回购,发出货币边际宽松空间有限的信号;再用PSL提供基础货币,消除市场对货币政策转向的担忧。

央行近期向部分机构进行了定向正回购,期限包括7天、14天和28天,总操作量逾千亿元人民币。此前,接近央行人士就这一举动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:“属正常操作”。

PSL+定向正回购类似扭曲操作,旨在‘锁短放长’,稳定短期流动性,释放长期流动性并引导长期利率下行。”姜超认为,上周央行重启定向正回购,回笼资金超千亿,而央行再次启动PSL意在释放中长期资金,可视作中国版“扭转操作”,锁短放长,引导低利率从短端向中长端传导。

虽然与再贷款或其他流动性投放工具类似,PSL也能够投放基础货币,区别在于前者通过商业银行放贷,而后者通过政策性银行为基建和政府投资项目提供低成本信贷。

PSL相对期限较长,和其他定向货币政策工具主要服务于流动性调节的需要相比,主要是向商业银行提供中长期的资金来源。加大PSL投放力度,有助于商业银行向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发放中长期贷款。”杨驰向本报记者表示,PSL最初主要交易对象是国开行,如果拓展到其他商业银行,也反映了央行加大基础设施建设贷款投放力度的意图。

“对商业银行PSL还可发挥定向调控的目的。单纯降准无法确定商业银行资金流向,而PSL却可以将央行的基础货币投放,与商业银行的放贷(或购债)更好挂钩。不管最终效果如何,这至少是一种尝试。”钟正生称。

 


 

上条资讯:陕煤化彬长矿区首条铁路专用线建成通车
下条资讯:中国石油对外依赖度近60% 战略储备仅够用75天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